黄索夜

一个喜欢想些奇怪东西的小透明写手。欢迎勾搭。

喻黄小段子7

        众所周知,黄少天手速极快聊天可以自说自话岔到三公里外,喻队只能趁空隙发一个^_^然后被淹没在文字泡里。
         直到有一天——

        喻队:少天你慢点打字。

        从此,黄少天 总会噼里啪啦打一大堆然后停顿五秒再发送。

woc我在写什么(*꒦ິ⌓꒦ີ)

喻黄小段子6

         今天的蓝雨一如既往地平静。
         今天的黄少一如既往地话痨。
“队长队长队长!”黄少天踹开训练室的门扑进喻文州的怀里,“嘤嘤嘤队长我跟你讲食堂今天有秋葵!还剁的特别碎混在其他菜里!我吃了一口差点吐出来嘤嘤嘤队长我中午没吃饱。”喻文州一手揉着黄少天的头发,一手关上了自己的战术小本子:“那少天想吃什么我带你去。”“真的嘛真的嘛!队长你最好了!我要吃叉烧包奶黄包水晶虾饺……”
         “嘭——”偷偷摸摸准备溜出去的郑徐二人在门口和一蹦一跳准备进来的小卢同学相撞了。
         ……
        不可能啊队长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他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不可能不可能我这几天明明一直在暗示啊嘤嘤嘤队长……郁闷的剑圣大人抱着枕头在床上打滚。说不定惊喜在晚上,黄少天如是安慰自己。
        居然真的没有!吃过晚饭,喻文州给大家放了一个晚上的假,然后他就率先回了房间,留下眼泪汪汪的黄少天石化在原地。
         “少天,上游戏。”喻文州在QQ里敲了敲黄少天,然后荣耀里开了隐身的夜雨声烦被开了隐身的索克萨尔带到了一片无人的草地。
          “风景不错吧。”喻文州操纵着索克萨尔躺在草地上,声音里带着愉悦。“哇队长好厉害!我都不知道荣耀里还有这样的地方!说说说队长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透过夜雨声烦仰视的视角,黄少天可以看到星云点缀的夜空,和长长的银河。“真是的,荣耀七夕就应该搞个牛郎织女的任务嘛。”黄少天小声嘀咕。“呵呵…”耳边传来喻文州意味不明的轻笑。
         “少天,把眼睛闭上。”“哦。”黄少天乖乖地闭上了眼睛,虽然他在自己房间而喻文州根本看不到。
“咻——嘭!”黄少天睁开眼睛,烟花正在夜空绚烂地绽开。“好漂亮……荣耀里还可以这样啊……”黄少天自言自语。
          “呵呵。^_^”一双手从黄少天身后伸出,紧紧地抱住了他。
         他家队长的声音贴着耳垂传来:“少天,七夕快乐。”
        屏幕里,是正灿烂的烟花。
        屏幕外,是相拥亲吻的两人。

七夕写的。。。假装自己还有脑洞

喻黄小段子5

         没人知道黄少天其实非常喜欢缠着喻文州下棋,还是非常消耗脑细胞的围围棋。但通常他俩是无法下完一局的,因为我们的剑圣大人完全不懂下棋不语(???),垃圾话护体,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的喻队微笑着生气,然后把黄少直接扛回房间。
          “既然忍不住不说话那就把你*到说不出话为止。^_^”
【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 ͜ʖ ͡°)✧】

啊。。。我没有脑洞了,有没有大老爷们给我点儿命题主题啥的,例如。。。同居30题???这样的。
跪求评论。

喻黄小段子4

一字一秋葵
荣耀日报:今日头条
#蓝雨王牌黄少天竟沉默不语,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郑轩的直播间:
(好奇怪啊这几天黄少居然只说了五句话!而且说完后还会面露痛苦地捂住嘴巴!压力山大啊!而且队长毫!不!在!意!只会在旁边微笑,尤其是在黄少捂嘴之后会笑得更灿烂了!好吓人!要说队长和黄少之间发生了什么,那就是……)
(我知道我知道!队长和黄少吵架了!——来自小卢客户端)
(没错,吵得还挺凶……下面就让我们来关注一下主人公吧。)
喻:吃过早饭就去训练,你们最近配合打得不行。
卢:!!!队长求不加练!黄少你说句话啊!
黄:……
喻:少天,怎么不说话?^_^
黄:……
卢:就是啊黄少你怎么还不说话!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啊?黄少生气不好会变老,你再不说话我以后不找你PK了!我要去找刘小别前……唔唔唔泥远泥不嗷拉唔(李远你不要拉我)!!!(被捂嘴拖走)
黄:卢瀚文你!(捂嘴,惊恐状)
喻:少天,四个字。(从厨房端出一盘秋葵)四根哦。^_^
黄:QAQ
(队长说着“也可以用其他交换”然后凑到黄少耳边说了什么……咦!黄少的脸突然红了!队长在咬黄少耳垂??!!)
黄:队长……(脸红,小声。)
喻:少天,再加两次哦。^_^
(哈哈…让我们去看看被李远带走的小卢吧,哈哈哈。)
直播间关闭。

郑轩内心OS:压力山大啊,战队报销墨镜费用吗……徐天使求奶!

我。。。没有脑洞了(°ー°〃)岂可修
我爱喻黄!喻黄爱我!【被拖走】

喻黄小段子3

队长与文州的叫法说明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奔出蓝雨大门。“啊!外面的空气真是清新啊!”黄少天叉着腰,仰天大喊,“对了文州我跟你讲附近巷子里我知道有家小店米粉可好吃了就是藏得特隐蔽不过什么都逃不过本剑圣的眼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欸文州怎么了?”“不,没什么,”喻文州答道,“怎么不叫队长了?”“这不是……在外面嘛……”黄少天扭过头,声音越来越小。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透着粉色的耳垂,心情大好(脏?)。

ପ(⑅ˊᵕˋ⑅)ଓ喻黄果然是我真爱。

喻黄小段子2

让我做你的双手
        荣耀历史上有一场令那时观看的所有人都难以忘怀的赛事,当时的夜雨声烦持有者黄少天在霸图(没错我就是想写霸图)遥遥领先的情况下突然爆发,一拖三扳平比分,又在团队赛没有索克萨尔在身边的境况下爆出600+的手速(emmmm就看看吧)绝杀霸图,夺得冠军,退役落幕。
        “队长……”黄少天坐在喻文州对面,拉起他的右手包在手心,难得没有话痨。这双苍白的,用200的手速创造无数奇迹的手啊,再也无法重回赛场了。“没事,不是还有少天么。”喻文州微笑着说。
         “黄少天捧起喻文州的手,在指节处轻轻落下一吻:“我会成为你的双手。”

恶魔妈妈买面膜
文笔。。。好差啊⊂[┐'_'┌]⊃

喻黄小段子1

玩战术的心都脏
         在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三个月后的某一个晚上,黄少天突袭喻文州的房间,却没有看到他家队长时,瞄见了喻文州的战术小本子。于是好奇心大发的黄少欢天喜地地打开了本子。
         “啊…少天,你在干嘛?”晚归的喻文州推开门有些惊讶。“你你你你你你不是说研究战术吗!”黄少天转过身,满脸通红地指着喻文州。“是战术啊,”喻文州走上前,搂住自家剑圣,“攻略少天的战术。”

啧啧啧。喻队你真不要脸。(卒)

这里小透明。。。emmmm求勾搭。(*꒦ິ⌓꒦ີ)

吾王归来

#欢迎勾搭#
#求扩,谢谢大佬#

        我心中的盗墓笔记,是一个铁三角,有一个被卷入层层谜团但用一切帮助着身边人的青年,有一个背负命运寻找记忆,寻找终极,寻找真相,寻找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联系的“闷油瓶子”,和一个大大咧咧,用行动证实着自己的每一句仗义的胖子。他们的身边,还有许许多多的行人,忠义令人潸然泪下的汉子,用清冷扛起整个家族的粉衫青年,表面活泼到心思缜密的女子,二十年前在古墓探险的人们……许许多多的行人擦肩而过,走远,消失,或是并肩同行,或是中途微笑离去,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故事,每个人的故事,构成了属于他们的故事。
        我喜欢他们,与腐无关。
        我心中的盗墓笔记,每一个角色都是有血有肉的人,鲜活的人,真实存在的人。他们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人格,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嬉笑怒骂。他们会为了保护自己诊视的东西而战斗,哪怕伤痕累累,哪怕付出生命,只要是自己认定的,便义无反顾。谁说他们不存在?他们一直都在,就在这里。
         长白青铜,是终极抑或起点?逃不开命运,躲不开宿命,一人执意独行,一人固执追赶。从青铜门飘出的,是叹息?还是嘲笑?一切都消失在风中,只有皑皑白雪从未消融。
        我还记得四年前第一次遇见他们的时候,那时,有一个在西湖畔拥有一家小小古董店的奸商遇到了抢走三叔帮自己看好的黑金古刀的沉默小哥,后来,阴差阳错,倒了人生中第一次斗。再后来,他被卷入一系列怪事中,他和那个被自己腹诽为“闷油瓶子”的小哥共同前行。他遇到了胖子,遇到了云彩,遇到了阿宁,遇到了瞎子;他和小花秀秀重逢,不知不觉踏入老九门的门槛;他前往云顶天宫,跑过蛇沼月下,抵达昆仑龙脉;他也面对失去云彩而神伤的胖子不知所措,看着痛苦追寻的小哥质疑自己,在潘子以性命为代价送他出阵时绝望颤抖……当麒麟在黑夜中隐没,当阴谋叫嚣着张开血盆大口,他们毫无畏惧。他们身上的那种可怕力量,我想,我永远也学不会。
         也许有些人永远也不会明白盗笔在我心中是多么发的执念,也许它还没有上升到信阳的程度,但它对我的影响,可远比我想象的多。
         他们带给我无数美好的东西——
         那个执意独行寻找怒海沉沙真相,背负张家使命的张起灵。
         那个从无知少年一步步成长为小三爷的吴邪。
         那个嚷嚷着要明器却毫不犹豫挡在大家身前的胖子。
         那个用瘦弱的肩膀扛起解家一片天的解雨臣。
         那个总嬉皮笑脸到极其靠谱眼镜不离身的黑瞎子。
         那个表里如一一颗忠义无悔之心的潘子。
          ……
          许许多多的人啊,让人开怀,让人痛哭。

          十二年了,或许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稻米,我只陪你们走过了不到一半。剩下的日子,只要我还记得,我会努力陪你们走完剩下的路。
817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不见不散。

当队长和王牌灵魂互换

又名《欢脱的队长和安静微笑的黄少怎么破!#在线等!急!#》

烦烦生贺!一年前写的。。。有点幼稚。。。
献丑了。
总之,我爱烦烦!!!!一直爱他!!!!比心心!!!!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黄少天不情不愿地在被窝里拱了拱,翻了个身后坐了起来,一边揉眼睛一边口齿不清地抱怨:“奇怪了我怎么会起床明明这么早这不科学啊啊啊好烦我想睡觉啊啊啊烦烦烦烦烦欸不对我的声音怎么怪怪的像是队长……”不爽中的剑圣大人几乎是闭着眼睛飘进了卫生间,虽然中途撞到了床角。
        黄少天站在面盆前,抬头望向镜子,然后——“啊!!!!!!”黄少天猛地朝后一退,背撞到了墙上,指着镜子一脸惊恐,woccccccccc,这不是队长的脸吗?!!!三秒后,黄少天恢复了平静,同手同脚滚回床上用被子蒙着头开始自我催眠:“嗯嗯肯定是昨天睡晚了害得我都出现幻觉了呵呵呵呵呵呵都怪那个死叶不羞抢我boss没错就是这样一切都是幻觉我肯定还没睡醒……”
        然后,黄少天勾下床头明显不是自己的手机颤巍巍地举起——“啊啊啊!!!!!!”凄厉的尖叫声划破蓝雨上方的天空,门卫大爷一个哆嗦,这大清早的,蓝雨不会闹鬼吧……
         与此同时。
          “哐当。”在黄少天房里醒来正奇怪自己为什么起这么晚并且还是在少天房里的喻文州看向镜子时手一抖,挥掉了牙刷和杯子。喻文州呆呆地看着镜子里一脸懵逼的“黄少天”,愣在原地。
          五分钟后,喻文州戳了戳自己的脸,看向镜子中的“黄少天”勾起了一个微妙的笑容。“少天的脸,还挺有意思的……”

        蓝雨训练室。
        众人难以置信地一齐望向从大门口进来的两人——卧槽队长居然和黄少在早上同屏出现了!黄少居然起得这么早,啊不对,一定是队长昨晚研究战术睡太晚,没错,一定是这样。
         “早上好。”“黄少天”微笑着向众人问好。“那啥,黄少你今天……怎么了?”李远小心翼翼地开口。“什么叫问怎么了!本少能怎么样!”一旁的“喻文州”突然开口,“说说说你是不是对本少有意见啊!李远我跟你讲来跟我PK啊PKPKPKPKPK!赢了我绝对不再说话!”众人的表情从震惊转变为惊恐,“喻文州”指着他们痛心疾首:“喂喂喂你们那什么表情啊!”而“黄少天”站在旁边继续微笑。
         ……
         “所以,队长和黄少莫名其妙互换了身体?”“是的^_^。”黄少天,哦不,喻文州答道。“干嘛这么大惊小怪。”黄少天不屑地扭过头。(那早上那个鬼哭狼嚎的是谁啊喂→_→)
“啊对了对了!”黄少天突然激动地一蹦。郑轩默默地捂住心脏,艾玛,欢脱的队长压力山大啊……“来来来说你们想看队长什么别的表情!”黄少天继续放嘴炮,“我跟你们讲机会难得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啊你们确定不想看?快说快说本剑圣今儿个心情好放心不会找你们PK的快快快你们想想队长平时只会微笑欸…wocccccc队长你不要用我的脸笑得那么瘆人好不好队长我错了QAQ你别笑了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怕…”喻文州慢慢地凑近,笑得一脸温柔:“既然如此,那我是不是可以用少天的脸干一些奇,怪,的,事情呢?”“嗷队长我真的错了真的错了啊靠靠靠靠太近了队长!”黄少天欲哭无泪,麻蛋,果然玩战术的心都脏!QAQ
         “报告,想看队长脸红。”卢瀚文小朋友一脸真诚地举起了小手。众人捂脸,黄少走好,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这样啊。”喻文州再次勾起了然后黄少天心慌慌的笑容。“啊不不不不用了队长我怎么会用你的脸做怎么羞耻的事呢哈哈哈队长你看我是这样的人吗!对不对!…”“这不是你答应的吗?”喻文州耐心地等他说完,“他们还等着呢。”黄少天转过身,正好对上卢瀚文亮晶晶的眼睛。“……”
         黄少天刚想开口,却被一只微热的手勾住了下巴,迫使他转回头,对上喻文州,哦不。“黄少天”一点一点放大的脸,直到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喂你放开我!我要看!”此时早已捂住卢瀚文眼睛的徐景熙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直到眼前两个万恶的人分开才松手。
         “啊啊啊没看到不开心!”卢瀚文小朋友十分气愤,说好的是“队长”脸红怎么变成“黄少”呆呆愣愣了!“不行不行这个不算我还要看!”手舞足蹈的卢瀚文小朋友只看到“喻文州”转过头朝他微笑:“瀚文,今天训练加倍。”卢瀚文石化在原地——嘤嘤嘤队长和黄少什么时候换回来的你们怎么都不跟我说QAQ……
        徐景熙一把捂住卢瀚文的嘴,不顾他的挣扎把他拖进里屋——孩子,世事太险恶,你还太小……
        喻文州满意地扫过表情各异(仿佛吃了翔?)的众人,牵起仍处于放空状态的黄少天向外走去,刚走两步又停下冲后方微笑:“对了,我和少天今天上午请假^_^。”然后留给风中凌乱的众人一个潇洒的背影。
         ——……今天天气真好呢。
         ——啊……啊对,没错。

蓝雨吃枣药丸?
不存在的。

给我最爱的烦烦。
烦烦生日快乐。

一转眼。
喜欢你三年了。
特别特别喜欢你一年多了。
只要少天一直是那个永远阳光话痨的机会主义者。
夜雨声烦。
一切就好。